承接北京功能的向外疏解

2020-01-16 07:31

李士祥表示,治堵首先要着眼治本,疏解非首都功能,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,疏功能可以带动人口的疏解,北京正在建设的行政副中心,明年年底市委、市政府、市人大、市政协将搬到副中心办公,同时市委市政府的相关部门也将搬到副中心办公,预计将带动40万人口向外疏解。同时北京还规划了大兴、顺义、昌平三个新城区,承接北京功能的向外疏解。

谈到京津冀教育医疗一体化问题,李士祥表示,京津冀三地已经做了规划,教育和医疗都对接了这个规划。此外,对接也已经有了成功的案例,那就是北京和河北共建的燕达医院,北京朝阳医院、天坛医院都与燕达医院建立了合作关系,还有11家医院与其建立了协作关系。根据统计,每天来北京看病的外地人初步统计是13万人,23%来自河北,这个统计还不包括随同人员。所以在疏解非首都功能的同时,特别要加强公共服务的三地协同发展。

李士祥透露,今年北京将突出区域联动,实现系统运作,主要聚焦中心城六区重点区域疏解,推动京津冀三地疏解和承接,带动功能疏解和产业转型升级,努力提升金融、科技、信息等生产性服务业和文化、教育、医疗等生活性服务业的比较优势,同时与天津河北形成互动,推动产业链各环节按照现代产业分工要求在京津冀区域合理布局,努力推动京津冀区域成为中国经济新的增长点。

今天上午,全国人大代表、北京市常务副市长李士祥在参加北京团审议的公开日活动时透露,北京今年将特别加快行政副中心建设,突出绿色、宜居、人文、智慧发展,实现高水平规划建设,预计2017年底见到成效。

另外,在治堵方面还要综合施策,构建现代化的交通综合体系,北京制定了十大重点任务,包括大力发展公共交通、停车智能化管理等,最终确定目标是2020年北京绿色出行比例达到75%。其中今年北京就确定了46项与交通相关的工作,包括建设微循环、打通断头路等。“在加快地铁建设方面,今年北京的地铁建设里程虽然不是最多,但都在中心城区里,可以缓解五环以内的拥堵问题,”李士祥表示。

在空间结构调整方面,李士祥表示北京今年将特别加快行政副中心建设,突出绿色、宜居、人文、智慧发展,实现高水平规划建设,预计2017年底见到成效。

关于治霾,李士祥表示,北京将从四个方面来更有效地治理大气污染,首先是要控制车辆使用,在极端天气,比如冬季供暖季时控制机动车的使用,据测算雾霾天气时小汽车尾气对于雾霾的贡献率可以达到31.7%。

对于积分落户,李士祥表示,积分落户并不意味着不许进入,实际上是要吸引高端人才,符合首都城市战略定位的科技等人才仍然是欢迎的。

其次,产业疏解也可以带动人口的调整,去年底北京疏解了220个区域性批发市场,79个工业企业。李士祥表示,产业疏解必然带动人口调整,同时还将坚持北京的房地产开发控制,依法整治违法建设违法经营。

针对备受关注的机动车拥堵费和单双号限行问题,李士祥坦言:“拥堵费不是简单的行政行为,现在正在就这一问题进行研究论证。另外不会草率提出常年单双号,首先先解决重大国事和极端天气这两个问题,看一看效果如何,再进一步研究。”新修订的重污染预警将按照程序发布。一般来讲,将按照空气重污染的程度和预警等级来进行机动车单双号限行,但肯定是红色预警才会开始限行。

此外,李士祥还透露,首钢疏解到曹妃甸,现在正在研究北京托管曹妃甸医院。而且,现在西城区正在研究小初高配套学校在曹妃甸落地。随着京津冀协同发展,产业功能和行政功能疏解,与之配套的教育医疗也将进行配套疏解。现在正在研究京津冀三地医保的对接问题,比如燕达医院的医保现在就尚未完全同轨。如果教育办分校的话,也会遇到资质互认、职称晋升问题,也将通过改革的办法加以解决。

针对备受关注的机动车拥堵费和单双号限行问题,李士祥坦言:“拥堵费不是说为了收费而收费,不能拍脑袋,不是简单的行政行为,现在我们的行业主管部门、法制部门确实在就这一问题进行研究论证,但并不意味着3月份就会出台,研究论证是有程序的,而且研究论证也必须建立在科学的基础上。”

另外还要调整工业污染,北京在2014年和2015年已经关掉有污染的企业730家,目标是1200家,这些企业不会向外疏解而是就地淘汰,“空气是流动的,污染源不能转移,必须下狠心就地淘汰”,李士祥表示,“同时也要解决和安置好就业转移的问题。总之,对于北京的大气治理,可以用八个字来表达,就是驰而不息、充满信心。”

其次是压煤,北京在过去的一年里已经压减燃煤1000万吨,去年年底还有煤的使用量1200万吨,北京将加大治理,采取煤改气的方式进行调整,今年还要加大城乡结合部400个村散煤的燃烧治理。

李士祥表示,疏解要跟京津冀协同发展密切相连,协同发展一定要创造条件为疏解提供服务,特别是交通一体化的问题。去年京津冀打通了一批断头路,北京、天津、河北三地与中国铁路总公司一起还成立了京津冀城际铁路有限公司,提出要建设“轨道上的京津冀”,预计“十三五”期间将建设1333公里的城际铁路。

而关于单双号限行问题,“这是很复杂的问题,现在的单双号是在两个前提下实行的,一个是当遇到重大国事活动的情况下,另一个是在极端天气的情况下实行的。”李士祥表示,“今年先把极端天气这事研究透。极端天气在北京到底是多长时间,有没有规律。坦白讲,是有规律的。”北京除了人多车多之外,还有两个和南方不同的显著特征,一个是北京北部山区,半山区占61%,此外北京常年降雨一般不超过500毫米。地形特征和气候特征导致北京会出现极端天气。遇到极端天气时,机动车到底怎么停,怎么限?应急预案最近又在修改,而且请环保部、环保专家、气象专家进一步论证。“在极端天气到来的时候,先停国一、国二、国三这样的车,把小轿车排在这个之后,大排量污染的先停。直白点,不会草率提出常年单双号,首先先解决重大国事和极端天气这两个问题,看一看效果如何,再进一步研究。”

李士祥在回答记者有关北京交通治堵的问题时介绍说,北京现在的常住人口2172万,北京的机动车已经达到562万,平均拥堵指数5.7,交通治堵是一个关乎公众利益的问题,一定要公众的广泛参与,一定要依法进行。

楼市一天一个价怎么办?李士祥表示,北京的房价与同期相比上涨了11%,“北京限购在一段时间还是要坚持。”